网络直播上课第一周,老师和学生在抓狂中适应

疫情虽险,学习不止。希望当下“直播上课”的情景,只是未来成功学子们回忆中一个有趣的插曲。

  文/空白缠绕

  来源:游戏研究社(ID:yysaag)

  “刚才那题答对的刷个666”,女老师在直播间里喊着,屏幕上也随之刷满了来自学生们的“666”。这是今天的直播平台里,一场普通英语课堂的景象。

  截止目前,全国各地大部分学校正式启用直播上网课已经快一周了。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中,老师和学校为了让孩子们继续学习而绞尽脑汁,但学生们也开始想尽办法来调皮捣乱。

  学校里的师生博弈,又开始在网络上上演。

  1

  就像疫情一定会过去一样,返校总有到来的一天。尽管目前老师学生们都无法重回学校上学,但借助如今的网络,曾经我们畅想的“在家上课”的未来就以这种方式实现了。


虽然大部分还沉浸在家里蹲的学生们都不情不愿,但大部分学校的意思还是很明显——该上还得上。


但好处在于,由于技术进步,已经有更多的平台允许师生间通过网络有更多的互动,例如签到、弹幕交流、连麦……而这也就意味着,学生们万众期待的“主播式教学”即将上演。


只不过,老师的心态是崩溃的。


风水总要轮流转。在学校,教师总是授人以渔的一方,但随着直播上课即将到来,一些对电子产品不那么熟悉的老教师就没了办法。这几日开始,视频网站上“直播上课”的教程也变得火热了起来。


不少老师并没有类似经验,且器材缺乏,临到关头也只能急中生智来完成直播:


好在这些都是不足为惧的小问题。所以我们如今也能看到这样一幅神奇的景象:老师在镜头前正经讲课,而同学们则在底下刷起了鼓励的小礼物。这其中即有学校专业教师的授课过程,也有普通人开展的网络补习班,但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——教孩子们知识。而这幅热火朝天的学习氛围,也让最近的互联网显得其乐融融了起来。


只不过一旦直播开始,各种问题就开始让老师们忙晕了头。比如学生们爱起花里胡哨的网名,让点名的老师不知如何开口:


情急之下,有的老师连聊天机器人都不放过:


也有初出茅庐的网络教师不太清楚直播平台的规矩,导致出师未捷身先死。(这应该不是学校的老师)


而一点点小失误,也会让老师们一堂课废的口水付之东流——一位政治老师不小心开了静音,导致自己激情表演了几十分钟哑剧。


至于课堂上的回答问题环节,也就成了个大麻烦。在学校,面对面教学是常态——为了关注学生的学习情况,观察表情也是有必要的一步。而在网络教学的途中,老师们也能通过点名开学生摄像头的功能完成这件事。

  只不过现在,由于大部分家长对于线上教学同样充满好奇,所以也就选择了在一旁跟读。这也导致老师们面对一个尴尬现象:点名让学生回答问题,结果一开摄像头,对面一家老小开始和自己大眼瞪小眼。


老师的视角大概是这样的:

老师:紧张 老师:紧张
而不少老师的情况也是同样“表里不一”:上半身正襟危坐给学生讲课,下半身睡裤拖鞋一应俱全。


课余时间也能搞点小动作:


当然,尽管网络教学给了老师们不用“全副武装”的权利,但也同时要面对一些不避免的小尴尬——平时可以管住孩子们不窃窃私语,但现在可不知道他们背地里在议论些啥。


最棘手的问题是,一部分粗心老师的“小秘密”也很快被观察敏锐的同学们发现。


而自己珍藏的关注列表,也说不好会惨遭暴露:


虽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学可不少,但大多数直播也都能安安稳稳的进行。当然,体育老师除外。